娱乐播报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常识 > 健康生活 > 森林原人被恐吓事件 一场恋情引发的勒索

健康生活

森林原人被恐吓事件 一场恋情引发的勒索

2021-05-19健康生活
到了今天还有人问我森林原人被恐吓的事情,印象中我好像是讲过这件事的,这件事发生在2016年,这个过程也是充满了戏剧性,不管是恐吓的人还是被恐吓的人其实都不是事件的主要人物,尤其是森林原人在这事件

到了今天还有人问我森林原人被恐吓的事情,印象中我好像是讲过这件事的,这件事发生在2016年,这个过程也是充满了戏剧性,不管是恐吓的人还是被恐吓的人其实都不是事件的主要人物,尤其是森林原人在这事件中其实也有点无妄之灾的意思,这事归根结底还是得从一段孽缘开始说起。

事件的起因其实是因为某位T社的女演员(已隐退)在2016年1月份公开在社交账户上手撕男演员内村雅人(イセドン内村),声称内村雅人是个“非人的懦夫”,明明撩拨她并且跟她谈着恋爱,她也是奔着结婚的目的去的,结果这个男人是个带渣男,因为这位女演员是在2016年1月10日决定退出业界的,结果在2016年1/13日就公开手撕了,所以也有人推测是这位女演员是因为想结婚才引退,结果发现对方出轨了。

至于这位女演员的具体情况是什么样的就不得而知了,总之这位女演员非常的气愤,声称因为这个事情自己的身体和精神都非常糟糕,要求内村雅人必须出来谢罪和赔偿。

这本来是一件很狗血的事情,闹成这种局面大家都不好看,尤其是业界行规中就很忌讳男演员和女演员私下有联系,因为女演员和男演员私下联系,谈好了可能就要引退,谈崩了就可能出现这种对撕的局面,即使不引退不谈崩,还要担心演员意外怀孕,所以经纪公司是很忌讳这种事情的,像一些出名的演员,经纪人是都盯得死死的,就生怕她们和男演员产生点什么联系,结果在这个环节上还是出事了。

然后在这位女演员公开手撕内村雅人时,还说了内村雅人拿清水健当挡箭牌,清水健就是内村的师父(巧的是清水健也谈过业界的女朋友,并且不止一个),作为师父,清水健力挺自己的爱徒,所以就演变成了女演员在网上手撕的一幕。

这位女演员想要的是内村雅人出来谢罪和赔偿,而内村雅人却一直处于冷处理状态,有事也是清水健出来和稀泥(当然,这也只是女演员的说法,具体到底是什么状况没有说清楚)。

也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这位女演员就拿出电话摇人(也有可能是T社帮她摇人),希望有人能帮她解决这个事情“要个公道”。

这一摇人就摇到了三个,一个是曾经的业界导演松クロスと(松岛重),这位导演还有另一个身份就是关东连合的元(曾经的)干部成员,关东连合是一个被警方认定为“准暴力团(暴走族)”的组织,2003年解散之后依然还有在搞事。

另一位同样是元业界导演松本和彦,这位导演还是比较有实力的,早期有个品牌叫MVG,主力导演就是他,后来他开了一家舞娘俱乐部,在横滨地区也是很有名的剧场,跟很多业界演员都有表演合作。

第三位则是住吉会系的暴力团组员佐久间孝文

那这又干森林原人毛事呢?这就有点人在家中做坐,锅从天上来的意思了,当时的森林原人发起成立了一个“业界男演员”协会,森林原人作为会长,就等同于业界男演员的会长一样,所以松本和彦就约谈了森林原人,四个人在松本和彦的办公室展开谈判。

据说谈判过程中,松岛重和佐久间孝文都未曾说过话,就是松本和彦在和森林原人说:你们的后辈和演员交往,这违反了行业的规定。要让清水健和内村雅人每人拿出100万来作为罚款。

也是在这个过程中,松本和彦说了5次“让你们在行业无法工作”,所以森林原人出了门左拐直接到警局报案,这事就以恐吓勒索作为定义,从证据和过程来看,也就是吃了没读书的亏呀,本以为是要求赔偿,实际已经是构成了恐吓勒索。

事大概就是这么个事,恐吓未遂的罪名也成立,只是这件事在我看来怎么看都觉得这坏人当得有些莫名其妙,要说200万吧,说多也挺多,说少也确实显得有点耐人寻味,这中间涉及到的人数比较大,每个人又能分到啥钱呢?像松本和彦已经是作为横滨某剧场的老板,200万对他来说也不能算少,但是犯不上去做恐吓勒索的事。

至于松クロスと,也是有点因小失大,这人在关东联合时期就被定义成半暴力团干部,在业界的成就也不低,早在2011年,小向美奈子逗留在菲律宾想取得菲律宾居留权时,就是松クロスと去跟小向见面谈判,最终也是这个人将小向带到了业界,这人应该也不至于去对一个业界男演员勒索200万,关键是这200万员他也不能全占。

当然这些都可以说是不重要,但是在他去给松本和彦撑场子时,那时候他是有正规工作的,她当时正在担任日本歌手鼠先辈的制作人,同时手头上还有个摇滚乐团的专辑制作的工作,就为这么点事再去背个“恐吓未遂”的罪名,也是有点“得不偿失”。

但是这人似乎很喜欢给人撑场子,在2017年的时候他又涉嫌敲诈勒索,起因是有个风俗公司的职员将一名业界演员介绍到风俗店工作,这位演员正好是松岛重的熟人开的经纪公司手底下的演员,于是他又再次带着人去撑场子,拿走了那个职员100万现金以及一块高级表,然后又因为经纪公司不想让那个业界演员离开业界(当时据说该演员一部的片酬高达150万),还涉及到了强要问题...

所以松岛重在2018年1月刚因为恐吓森林原人的事被逮捕(别问我为啥2016年的事情到2018年才逮捕,我也不造啊),又因为2017年恐吓风俗职员的事情在2018年3月再次被捕...

当然这两个事件也有人抱有其他的看法,认为松クロスと等人是想杀鸡儆猴,不管是男演员私下和女演员有联系,还是外部人员将演员拉入风俗,在经纪公司看来都是很严重的问题,所以更多的是带有点想一次打疼的意思,由此才让作为男演员协会会长的森林原人出面解决,不过暴力终究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所以作家兼记者荒井祯雄才说:暴力已经解决不了业界的问题了,接下去业界想解决问题需要靠法律来维护权利。

不过荒井祯雄后面几句话说的话也很直白,业界的问题因为职业原因很难通过法律去维护到权益。也正是在他发完这条评论的五天之后,某位演员遭遇了粉丝夜袭事件,而这位演员选择报警的时候,真的有人跟她说:你也有错。

最后这位演员在引退后还想着讨回公道,因为那个袭击她的粉丝最后被只判了2年缓刑...

所以今天这两年前的瓜吃起来,有点阴差阳错,思考起来又似乎有点内容。

关键词:森林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