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播报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常识 > 健康生活 > AI变身裸体女郎?赛博朋克+霓虹视效,这部新片炸裂了

健康生活

AI变身裸体女郎?赛博朋克+霓虹视效,这部新片炸裂了

2021-08-12健康生活
还记得2015年,有一部名叫《功之怒》的30分钟短片在国内外社交媒体上刷了屏。 它致敬80年代,可谓全程脑洞、全程奇葩、全程高能。 一个被雷劈中获得了最牛B中国功夫的“天选者”,穿越时空打败了希特

还记得2015年,有一部名叫《功之怒》的30分钟短片在国内外社交媒体上刷了屏。

它致敬80年代,可谓全程脑洞、全程奇葩、全程高能。
一个被雷劈中获得了最牛B中国功夫的“天选者”,穿越时空打败了希特勒和纳粹拯救了地球?what??

 

总之,这是一部包含了中国功夫、机器人暴走、恐龙、维京海盗、纳粹、80年代街机游戏、电子音乐等等元素的大杂糅。

今天嘛,幸运的我们可以看到这部神片的一个“远房表亲”了。
这就是50分钟的法国科幻短片《血液机器》。

机械裸体、射线朋克、废土美学、神经电音、霓虹绚烂的视觉盛宴......观感竟有点像是《爱,死亡和机器人》真人版。
让人惊呼“看完就傻眼”“神经病啊”“我也不知道我看了个啥但是感觉好厉害”,对,说的就是它。
虽然两部短片内容,看似八竿子打不着,但为什么仍然相关呢?

因为它们都是致敬80年代,或者说从80年代流行文化中获得灵感,视觉上天马行空、各种酷炫,音乐上都是Synthwave(合成器浪潮)配乐。
可谓是复古未来主义风格代表作。

虽然作为年度WTF片,要一个词概括[血液机器]那一定是“不明觉厉”。
但大体上它还是有一条剧情线的。
[ct]在遥远的未来世界,男性舰长维斯坎和大副拉戈,是两名太空猎人。他们正在执行一项星际任务,追踪一台AI叛变的飞船米玛号。

但当他们将这台飞船击毁在名叫Apus 7的星球之后,却在这里开始了一场奇遇之旅。
在陌生的星球,有一群打扮怪异的女祭司出现了。
以柯瑞为首的这群女祭司被称为“星际拾荒者”,她们有着统一的红色头发,一身黑衣,表情淡漠,以柴油为食。

而维斯坎是一个个性暴躁和对机器毫无尊重的男性船长。作为星际猎人来说,他野心勃勃而敢于冒险。

但同时,他对待机器,又异常残酷。这一点,在电影开场,就暗示了。

维斯坎有一个巨龙一般的战舰。战舰上的AI机器人特雷西,却在一开始就出了故障,无法服从命令。

维斯坎对此表现得很是狂躁,踢打操控台、最后又以毁坏机器的方式下了飞船。他要当面会一会这群女祭司。

她正处在生死之间,她是个活生生的人!
当维斯坎一脸骄傲地说自己摧毁了米玛号时,却受到了这群女祭司的控诉。
在她们看来,所有的机械都是有灵魂的。被维斯坎击毁的米玛号正在生死间挣扎,她们要救她!

可惜维斯坎不是个怜香惜玉的,听闻这话,二话不说,反一枪给了米玛号个终结。

这仇算是就此结下了。
天色突变,死去的飞船发出野兽一般的怒吼和悲嘁,女祭司们为米玛号准备了一场盛大而诡异的仪式。

在仪式上,一个裸体的机械女郎,从米玛号的残骸中孕育而生了。

裸体女郎从机械中脱离,褪去机械体的下身,是一幅金色的十字架形状。就这样在众人的观慕中,腾空而起,跃至太空。

 

维斯坎绑架了女祭司中的首领柯瑞,和她一起回到自己的飞船,拒绝了上司将米玛号残骸带回的命令。
他打算,去太空中继续追寻裸体女郎。
飞船追随裸体女郎来到一个陌生的星系,穿越绚烂霓虹、星宇炸裂的空间,越过一片碎片式停滞飞船残骸的宇宙垃圾场。

 

他们停降在一处巨大的残骸上,在这里再一次见到了裸体女郎。
这是一个和仪式上有着相同符号的异度空间,下了飞船的维斯坎发现,自己无论如何都走不出去这个空间了。

他也最终在裸体女郎的诱惑下迷失在这个空间,又死在这里。

《血液机器》里有很多关于机械人体的性/爱暗示。
让人想起《爱,死亡和机器人》中有一集“祝你好收获”里,妖狐燕的人体形态就被人逐渐替换成了机械体。

 

半人体半机械体的女体形象,满足了电影里很多男人“只有对着机械人体才能硬”的特殊性癖。
《血液机器》的世界,真实女体是很难得见到的。维斯坎最开始在异星球见到女祭司们,便和大副拉戈议论“你知道这群星际拾荒者是什么人吗?女人!”
机械女体代替了女性,成为这个未来世界最常见的性/爱对象。
维斯坎还有句台词说“我操机器人太久,我几乎和它们一个味了”。代表了男性暴力的舰长维斯坎,对待机械向来暴力、毫不怜惜。

最终也成为了被引诱至异度空间、复仇的对象。
在一边是女祭司柯瑞、另一边是机械裸体女郎的“左拥右抱”中,维斯坎迷了心智,被一枪洞穿了心口。

他并不知晓,他所暴力对待的机器,实则都是有着女性灵魂的。
在特殊盛大的、宛如宗教仪式一般的召唤中,和裸体女郎一样的,从无数星际机械残骸中诞生的裸体女郎,贡献了这部电影的高潮部分。

 

她们新生、舞动,带着圣十字架的人体,对象征了男性暴力的人类指挥官们展开了终极复仇。
这是一曲狂野的、怪异的、充斥了人体肉感和暴力躁动的太空歌剧。
最后,就连维斯坎自己战舰上的AI机器人也十字架化,变作女性人体了。

而这只AI机器人特雷西,不管从形象上还是变作人体,都能看到科幻经典《大都会》的影子。
如果回到1927年的《大都会》世界,你会遇到一个名叫玛丽亚的机械女郎。

有着美丽的金属身体,宽厚的腰肢、美丽的臀部,还被注入女性的思想和灵魂,在大都会几掀波澜,搅扰混乱。
机械女郎向来是被情色化了的。
从经典的《大都会》,到《银翼杀手》中的女性复制人,从《机械姬》中根据色情片女明星制造的爱娃,再到空山基笔下的Sexy Robot。

《机械姬》

《血液机器]在主题上,几乎是对男性凝视和情色化的一次复仇。
但吊诡而可惜的是,它复仇的实现,仍然要依靠片中裸体的女性们来完成。

当然,没人规定电影一定要怎么拍。
对《血液机器》来说,其实剧情和主题都并不那么重要,它始终重在观影“体验”。
女性裸体下流动的霓虹炫影,穿过星系的金属探测器,巨型飞船与星系的景观碎片,炽热的宗教符号和异度空间,脱光衣服、表情冷淡的圣洁机械女郎...

 

这是一场复古未来的星际“舞会”之旅。梦幻一般,精神嗨到了,电影也就完结了。
而这场精神之旅,除了视效,最重要的便是电影贯穿始终的Synthwave(合成器浪潮)配乐。
Synthwave,是一种深受20世纪80年代电影、音乐和游戏影响的电子音乐类型。
80年代,从约翰·卡彭特和《怪形》的肉体恐怖片,到阿基多和《阴风阵阵》的铅黄片,到《终结者》的动作电影,再到《银翼杀手》的赛博朋克电影。

《阴风阵阵》

Synthwave从80年代的一切流行文化中取其来源,获得灵感,成为世纪初开始于法国的一场复古文化运动的音乐类型代表。
概括说,它就是以模拟老合成器音色为主,深受80年代新浪潮电子音乐影响,再添加一些当代电子音乐的审美和技术,试图捕捉一种时代氛围和对80年代文化的怀念。

Synthwave的复古未来主义风格

它其实还有更为细致的分类:比如一撮人主打以《银翼杀手》和《创战纪》为主的赛博朋克风格表现,被称为Cybersynth;另外一部分艺术家以《怪形》和《月光光心慌慌》为主的恐怖邪典风格被称之为Darksynth;还有一些艺术家则为《迈阿密风云》和《疤面煞星》谱写毒枭的浪漫称之为Dreamwave等等。而Synthwave在音乐之外,近年来在影像层面也逐渐变得有影响力起来。

从2011年的《亡命驾驶》开始,以Synthwave风格为配乐的电影,就衍生出了一种新的电影形式,被称为Synthfilm(合成器电影)。

《怪奇物语》、《好时光》、《功之怒》、《复仇》,包括本片《血液机器》,便都属于这一类型。

大卫·桑德伯格的短片《功之怒》以对80年代的完全致敬,火遍了当年的社交媒体,更是将之带至主流。

而对《血液机器》和《功之怒》这样的短片来说,你甚至可以完全把它当做一部超长MV来看。
戴上耳机,驾驶飞船,来到无人的异星深空,霓虹绚烂的宇宙出现在眼前,这里有飞船的碎片,也有新生的裸体机械女郎。
你不知道这里在发生什么故事,你只知道这是一场梦中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