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播报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影视新闻 > 影视资讯 > 日本AV界复出潮的背后,是跨入另一个世界的彷徨

影视资讯

日本AV界复出潮的背后,是跨入另一个世界的彷徨

2021-08-14影视资讯
2019年业界迎来了一波引退潮,先是吉泽明步,随后我们也告别了西野翔、希崎杰西卡、水野朝阳和园田美樱等一众青春记忆,与此同时业界也迎来了一波老将复归,比如安斋拉拉、初音实和从未远离过业界的惠理

2019年业界迎来了一波引退潮,先是吉泽明步,随后我们也告别了西野翔、希崎杰西卡、水野朝阳和园田美樱等一众青春记忆,与此同时业界也迎来了一波老将复归,比如安斋拉拉、初音实和从未远离过业界的惠理(藤浦惠)等老将。

而在这些老将复出的背后呢,其实也表达了一种业界从业人员的无奈和彷徨,其实就和昨天写的《什么样的人会选择去当一位AV女优》一样,复归的老将也存在着在洪流中夹缝生存的境地。

日本AV界复出潮的背后,是跨入另一个世界的彷徨

安齋 らら(安斋拉拉)

业界演员引退后的生活其实很难找回自己的生活状态,首先会进入业界当演员的人大部分文化水平不高,生活态度懒散,没有一技之长,这是大部分业界演员的通病,这个通病限制了她们的眼光,毕竟拥有长远目光的人基本上也能拎得清楚轻重,所以在业界之中懂得为明天做准备的演员少之又少。

日本AV界复出潮的背后,是跨入另一个世界的彷徨

明日花キララ(明日花绮罗)

也因此,业界其实很多人都没有做好该有的准备就引退,因为她们在短暂的富裕中也会感到安逸和膨胀,这是人的通病,像明日花绮罗一边做演员一边经商,不宣布引退为自己留了许多条后路的演员真的很少见。

日本AV界复出潮的背后,是跨入另一个世界的彷徨

泉麻那 (现为纹身师、潮牌设计师)

在我看来,业界演员的引退也分成功和失败,成功的案例有像苍井空一样成功转型成偶像的,像水野朝阳一样开餐馆学习经商的,像纱仓真菜一样以才华谋生的,像三上悠亚一样成立自己的品牌做老板的,像泉麻那一样学得一技之长并发扬光大的,但是这样的例子真的太少太少了,业界演员缺少的是居安思危的想法,而经纪事务所为了让知名的业界演员久待,也会鼓吹大肆消费,所以绝大部分业界演员的引退生活并没有好到哪去。

日本AV界复出潮的背后,是跨入另一个世界的彷徨

大桥未久

绝大多数的业界演员是觉得自己赚的不够多的,但是随着年龄以及荧幕之下的压榨她们选择引退,可能是冲动也可能真的想过要努力换一种人生,但是学历不高,选择也不多,当她们信心满满的走进商超便利店打算好好当一个员工时,那种天天打卡赚零头的生活她们真的非常难适应。

而业界演员的高薪生活也养成了一些消费习惯,当她们看到自己的银行账户数字越来越少时,她们也会惶恐,这种时候能给她们的选择真的太少了,要么就是找个契机和业界连线,要么就是去另一个暗黑界,所以去年曝出的“大桥未久和某公子的故事”也是很多业界演员引退后的真实写照。

日本AV界复出潮的背后,是跨入另一个世界的彷徨

上原亚衣

那么有没有业界演员节衣缩食过好一生呢?是有的,但是很难,因为意外很多。

像上原亚衣的在今年复出也算是一种比较典型的,上原亚衣作为曾经的偶像级天后,她在隐退前保底存了3亿日元的资产,这样的经济能力其实够她衣食无忧了,可惜她虽有投资理财的意识,却没有与之相关的知识,所以被骗了一大笔钱财。

也正是因为如此,上原亚衣还算留了个心眼没有全信那些骗子,知道自己资产缩水也懂得立马复出,因为还有资产垫着,她可以不进片场而是努力向综艺方向发展,同时发行自己的写真做粉丝经济。

上原亚衣算是懂得自救的那一类了,有许多欺诈师所瞄准的就是好不容易存下一笔钱引退的业界演员以及一些陪酒女郎,因为好骗,因为看着钱在减少很惶恐急需寻求理财途径,所以很多人辛辛苦苦好几年,一骗就一无所有了,其实我至今都没敢做一期关于业界演员引退后自杀的内容,这种事太沉重了,但是引退之后的生活才是对于业界演员真正的挑战。

日本AV界复出潮的背后,是跨入另一个世界的彷徨

而那些没有铺好后路就引退的业界演员也分为三种状态。

比较好的状态就是进入专门招收业界演员的酒店或服务行业,这种类似于风俗业,但是演员无需再去做什么皮肉交易,引退的业界演员进入到酒店中可以学习酒店管理或成为卖酒女郎,比如初音实就在日本很出名的风俗酒吧虎之穴任职,凭销售能力赚钱,其实她在虎之穴还蛮红的,所以今年出道我才会分析说不单单是为了钱,更多的应该是情义,而冬月枫、水谷心音也在虎之穴待过,从这些咖位也能猜出这种类型的门路门槛不低。

至于樱井彩这样的,则是去了SOD旗下专门招收业界演员的酒店工作,一样也是做一些普通工作,这种状态算是比较好的,赚的虽然不多但是工作也相对轻松。

日本AV界复出潮的背后,是跨入另一个世界的彷徨

桜木凛

另一种状态也还好,就比如樱木凛,樱木凛已经结婚生子,但她自己也依然在赚钱,抛头露面的事对于她来说比较尴尬,毕竟能因为结婚而引退的业界演员真的少,所以她们也更加谨慎,很多业界演员结婚之后的境地其实很难,像滨崎里绪结婚没多久就离婚了,这其中因素很多,大多是因为黑历史以及和电影中有着极大的偏差。

像这种类型的引退演员赚钱方式的限制也比较大,所以她们通常会开一些会员制的粉丝群做粉丝经济,比如一些写真众筹或问答互动等,但是这种粉丝经济其实也不能长做,所以需要勒紧裤腰带精打细算的过日子,生活可以无忧但是大手大脚花钱是不太可能的。

日本AV界复出潮的背后,是跨入另一个世界的彷徨

朱音ゆい(朱音唯)

做粉丝经济的门槛也很高,所以再普通一些的业界演员引退就比较糟心了,当她们在存折数字逐渐变小的惶恐中只能所面临的的选择也很尴尬。

由于引退已经挺长一段时间,再复归业界也没有相应的人气,这样的存在很多,想要继续找一份赚钱的职业也仅剩下那么一点点门路,所以有一些引退的业界演员只能去开直播,并且这种直播一般来说并不是那么合规,像朱音唯就因为做直播违反了法律而遭到逮捕,这也仅仅只是其中一种写照,大部分没有找到好门路又改不掉高消费习惯的引退演员所坠入的是另一个泥潭——风俗业。

日本AV界复出潮的背后,是跨入另一个世界的彷徨

业界和风俗界可以说是一个死循环,风俗界里有人跳往业界,业界引退演员又去往风俗界,每年都有很多新人演员来自风俗界,每年也有许多引退演员进入风俗界,以前业界演员的身份去风俗界身价会高一些,但也会更累一些,这对于一些不出名的业界演员来说是一个比较尴尬的选择,知名演员在风俗界一样可以混得风生水起,比如铃木心春,不知名演员就没得选了,无非就是从一个压榨圈跳往另一个压榨圈,几年前小室xx就是引退之后出现在风俗界,因为收入偏差以及行业的苦难,她曾经自杀未遂,后来她也想清楚了,最后靠自己打工赚钱,赚的很少但是安稳。

日本AV界复出潮的背后,是跨入另一个世界的彷徨

加藤ももか(加藤桃香)

很多人对于业界演员的引退生活都以为是赚了一大笔钱就能生活无忧,但是她们若是一开始就懂得省吃俭用,也不会进入业界当演员了,大部分会因为钱进入业界的,多半都是学历不高能力不好年岁不大还好逸恶劳整天做着暴富白日梦的,而业界的结算方式和来钱方式特别快,基本上都是现结,也就是说没完成一部作品就立刻有进账,这时候所有的危机意识和节俭念头基本都已经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只能所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局外人看来是很简单的道理,局内人却在收钱的过程中养成享乐习惯。

日本AV界复出潮的背后,是跨入另一个世界的彷徨

藤崎りお(藤崎里绪)

说到这里应该也能解释清楚了,虽然比起很多职业来说业界演员赚的更多一些,但是几乎不存在什么辛苦几年就能一生无忧的,一引退之后发现和自己所想的引退生活完全不一样,对于她们来说与其当一个结算时薪的结账员还是业界演员赚的比较多也更轻松。

所以有些人复出再战,有些人做起了粉丝经济,有些破罐破摔陷入另一个圈,可以说是生活不易,也可以说是自己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