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播报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快报 > 娱乐热点 > N号房:当我在说人性的恶时,有人在找我要资源

娱乐热点

N号房:当我在说人性的恶时,有人在找我要资源

2021-08-12娱乐热点
今天来说说关于N号房的事吧,目前网友都觉得这事情发生在韩国,愤慨指责的有之,冷嘲热讽的有之,隔岸观火的有之,事不关己的有之,还有些个别营销号就不说了,又恰逢其会的熬了一碗毒鸡汤。 我也知道今天做这

今天来说说关于N号房的事吧,目前网友都觉得这事情发生在韩国,愤慨指责的有之,冷嘲热讽的有之,隔岸观火的有之,事不关己的有之,还有些个别营销号就不说了,又恰逢其会的熬了一碗毒鸡汤。

我也知道今天做这种内容讨不了什么好,但有些事还是得列一下。

什么是N号房呢?

N号房并不是特指某一个房间,而是许多个基于网络平台的私密群,比如SNS或Telegram平台上的私密群,建立XX房、XXx房等私密社群,这些社群里分享的内容都是一些极端内容,根据分享内容的不同社群名也不同,比如大家都知道的博士房,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教师房、女护士房、女友房等,所以对这些社群以N号房称呼。

N号房分享的是什么内容呢?

这些私密社群里分享的都是一些人性肮脏的一面,比如性奴、幼女、强奸、偷拍、性虐、迷奸、酷刑等,大部分内容都是对于受害人的性剥削和性侵犯,这其中还包括熟人作案,兄弟拍姐妹,男友拍女友等,叔叔拍侄女等等,真实情况只会比我现在讲的更不堪更严重,其中这些N号房的付费用户高达26万人,还不算一些没有付费的白嫖用户。

对于这些视频怎么来的,我不能详细介绍,我怕有人去学,我怕这些写出来的过程成了某些人的借鉴。

一句话带过,这是通过钓鱼链接向那些有发过自己照片的女孩进行资料盗取,然后进行要挟勒索,也有一些是通过兼职诱骗进行犯罪,因为这些N号房创始人的存在,让人性的恶传染蔓延,导致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和效仿到这种犯罪,甚至是亲熟作案。

可怕吗,很多人说听这个听得毛骨悚然,但是我今天要说的是另一件事,你以为人性的恶只发生在韩国吗?你以为这些事情距离你们很远吗?并不是的,比施虐更可怕的是觉得自己脱身事外的普通人。

这就是大部分N号房用户的普遍心态,或者说不仅仅是N号房,有很多人抱着这么一种心态,这才是最让人毛骨悚然的事情,眼睁睁的看着受害者的苦难以此来得到快乐,而后又不觉得自己有错误,甚至觉得自己委屈

这种人少吗?并不少,一点也不少,大家现在是把目光都聚焦到N号房事件中,可是平常时段,这些人也一直存在,不仅仅是韩国,世界各地都有,他们长着一张普通人的脸,生活在你我周边,平常彬彬有礼,却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将快乐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并以此为药。

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今天专门来说N号房的事到底是对还是错,鲁迅曾说:我向来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中国人。

最近一年我所经历的一些事对这句话多少有点感触,应该说:我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揣测人性。

之前也有做过一期类似的介绍,但是后来又都被我删掉了,洋洋洒洒几千多字的文章,到删的时候对人性蛮失望的。

那一篇文跟韩国这次N号房事件其实差不多,都是在说施虐和性剥削,各种各样的施虐视频,那篇文我其实也发过“某乎”的,只是某乎总有一些优越感丰富的用户,我跟他们讲性剥削,有人跟我扯存在即合理,我跟他们说的话题是伤害,他们跟讲我说举证的事例缺乏真实性~

也因为那些事我后来放弃掉了某乎,有些高知精英平台的用户比想象中的要恶劣,直接将水地狱的下载链接放我文章下面,而私信上~~某乎来问视频问网站的少说有近百位吧,其中也有很多因为那一篇文来问性剥削资源的。

这种私信,也是我每天都会收到的,从我去年五月份开始接手做业界内容,我就一直在接触到各种各样的人,到如今我每介绍完一位演员,后台就有人会回复演员的名字以为会有资源,以前还会解释说我只介绍并不放任何资源,问的人多了也就懒得回了。

经历了那么多后台回复,有些人很暖心,也遇到过很多情况,我遇到过不给资源直接开骂的,我也遇到过给我发各种图骚扰的,也收到过一些奇怪又有趣的问题,但这些对我来说并不会反感,这都不是什么大事,唯独因为那篇文章来问资源的人总是让我感觉很崩溃,每当遇到来问这种资源的人,我都要一遍又一遍的质疑自己,是不是我写的内容产生了很坏的影响。

就在两个星期前,公众号后台还有人来问未成年的话题,所以我才重新注册个人公众号打算发一篇长文,最终搞了一篇《伦理协会》,但实际上我一直呼吁要看的文,真正完成阅读的人数不到1000,反而是那篇介绍性剥削的文章,各平台阅读量竟然接近4万,印象中单这个公众号就有不下三四十人来开口问这类资源,我到现在粉丝也才一万多点,这概率得多大?

在我刚发完伦协的介绍之后,N号房事件被曝出来,我又再次听到了那句:兄弟借一部说话!

说起来也是讽刺,就在N号房事件被曝光之后,N号房一度成为了P站的热搜,都在求视频,生气又悲哀。

网上现在大家都在说N号房有26万沉默的犯罪者,也有一帮人对棒子冷嘲热讽说棒子怎么样怎么样,相信我,这26万只是暴露出来的一小部分而已,就我接触到的都已经有不少了,那些你想象不到的人性之恶,在全球各地都有,而且很多很多

同样是韩国的事件,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素媛》,这部电影可以去了解一下。

当你看到上面这张照片的时候,当有一个女孩伤痕累累的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你知道有人对她施暴,如今有人将快乐建立在这种伤痕之上,这些人快乐完了说“我只是看这些内容而已,施暴的人不是我。”

听到这种话你会因此而感觉悲哀吗?这就是我有时候要面对的东西,这样“觉得自己无辜”的人我接触过,他们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他们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看到的是一个受害者,在这些找我问资源的人当中,我听到过最多的一句话是:我只是好奇,我不是变态。

好奇,因为好奇,满足了求知欲之后呢,被害人就活该吗?她们就应该被伤害吗?求知为目的就似乎脱离在事件之外,觉得自己能被原谅,他人的施暴与你无关,因为要满足好奇心而去猎奇,就像在说:我没吃过穿山甲所以买了一只尝尝,这穿山甲又不是我抓的也不是我杀的,我只是看这里有卖就点了一份。

关键是他们觉得这种说法没毛病,他们看到有人被虐待,长达一年多的时间里。26万人曾俯视过人间地狱,心安理得的满足了自己的好奇心和性癖,没有想过曝光与制止,看不到那些受害者的苦难,他们觉得没有毛病,这是细思极恐的一件事。

 

 

如果从这些人延伸下去,你也会怀疑这个世界上存在一些难以理解的三观,可怕的不是这些人的认知,而是环境改变了这些人的认知,这样的人很可恨,但是平日里他们都是普通人。

 

这些人为什么觉得自己无辜,因为他们在背离道德的环境中将自己摆在一个“消费他人”的角度啊

他们平时看到路边的小狗受伤了也会心疼,看到身边群众的苦难也会有同理心,他们也有基础道德,但是在没有约束的环境中,他们纵容了恶,纵容了非道德的欲望。

所以我们为什么要一直强调抵制这种内容,因为这种背离道德与良善的环境是会蔓延和传染的,它并不是事不关己,与其说我们要抵制这种施虐的内容,不如说我们抵制的是一种让人走向罪恶的可能,

人性的恶是一种传染病,当一个人想偷拍女性,他能意识到这是在犯罪,但是当有一个群体都在做这种事时,观看这些东西的人很容易被这个群体同化,不会再在把这个事情归类于偷拍或性犯罪,而是将自己归类为一个事件之外的人,将自己看作凑热闹传播者和观看者,他们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参与一个犯罪事实中,所以这些人无辜吗?一点都不无辜!

N号房如此,91如此,所以我从未做过关于91的话题,我不排斥看AV看盗版,但我很排斥看偷拍看MJ,在那一串串“91某先生威武666”的回复中,这些人都未曾考虑过自己正在侵犯视频女主,他们觉得视频的女主很浪很活该,但事件的本身就是在犯罪,这些视频可能再一次成为勒索这些女性的证据,人家女主就算再怎么浪也不能作为被伤害的理由不是吗?

然而很多人有这种“浪即活该”的想法,于是有人为了利益或为了认同感开始跟风,造就了更多的“91大神”,也就有了更多的受害者,但是观众没有这个意识,他们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参与犯罪,也不知道自己作为消费者,其实就是一个帮凶。

所以我们离恶的距离有多远,我只能说不仅仅是那26万N号房的用户,很可能我们身边也有,我不贩卖焦虑,但你们也要懂得保护自己,不被人性剥削,更不要去性剥削别人,在保护自己的同时,也带着善意保护一下他人。

很多人性的恶发生在我们身边,一不小心可能就会被同化,不要高估自己的人性光辉,选择为恶比选择良善容易太多了,我也无法去改变那些东西,跟之前几次一样,我发这些东西并没有任何实际作用,但我还是希望能听得进去的人,坚守住底线:你看到的究竟是演员还是受害者,所谓的快乐是否建立在他人痛苦之上。

真正的良善,是教会女孩子防备他人,而不是让女孩畏惧穿漂亮的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