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播报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快报 > 娱乐热点 > 伦理协会:被观众讨厌,却应该得到应有的尊敬

娱乐热点

伦理协会:被观众讨厌,却应该得到应有的尊敬

2021-08-14娱乐热点
关于业界的组成架构基本上科普得差不多了,但是至今还未做过关于日本映像审查伦理协会的介绍,这一篇科普文很重要,读懂这篇科普,我们才能更好的交流,对于业界的剧情发展问题也会有明确的认知。 其实目

关于业界的组成架构基本上科普得差不多了,但是至今还未做过关于日本映像审查伦理协会的介绍,这一篇科普文很重要,读懂这篇科普,我们才能更好的交流,对于业界的剧情发展问题也会有明确的认知。

其实目前业界想要正式发行就必须经过日本映像伦理审查机构的审核才能投入制片,也只有通过审核的作品才能合法出售,所以像一木道、东京好晒人、加勒比船长这类步行街以及一部分非规范类制作商是没有加入任何伦理协会的,而所有的伦理协会,并不强制要求加入,仅凭制作商自愿。

那么伦理协会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呢,这大概总结一下就是:所有观众都特别厌恶,但又不得不存在的一个组织。

谈及伦理协会,就必须先将业界的由来,其实最早起的伦理协会是从二战之后成立的,1949年,刚经历二战的日本急于复苏经济,接轨西方经济,电影工业也因此而发展,为了杜绝掉一些乱七八糟的内容,日本官方成立了映像伦理协会(简称映伦)。

当时的映伦就负责对所有日本电影进行审核,审核过后才可以上线,这一套机制用了十几年,后来也引发了“创作不自由”的言论,直至1957年,日本官方从映伦撤出,映伦就此成为民营机构,而当时负责这个组织的,就是各个电影行业公司以及界外人士,主要任务是审查电影脚本、影片,除了故事片外,纪录片、新闻片、广告片均在审查之列,并主张“以电影界以外的客观公正的眼睛去审查电影”。

映伦其实与业界电影并无太大的关联,但映伦是第一个明确对业界电影列出底线的组织,20世纪60年代开始,随着日本经济复苏以及西方电影发展,日本也接轨了进口电影,受到进口电影的冲击,随后欧美刮起"性解放”之风,先是丹麦对业界电影解禁,随后欧美对“裸露”镜头解除封锁,日本本土电影萎靡不振,后来就改投了“恐怖片”、“动画”、“软色情”来刺激本土电影市场。

这种做法就引起了很多社会问题,比如性犯罪和暴力行为激增,映伦作为监察机构首当其冲表决心,对本土和进口电影的评级限制进行了苛刻管控,尤其是对于色情这一块,违背道德逻辑的不行,且有裸露画面的,必须对关键部位进行打码处理(包括胸),那画面感大致就是这样:

并且映伦还立下规定,未经过映伦审核评级的电影,禁止在日本全国范围内公开播放(那时候播放机还不常见,不是普通家庭买得起的),想私下看也不容易。

所以从1970年开始,日本市场就分为“地上录像”和“地下录像”,“地上录像”就是经过映伦审核后能被公开放映的录像,而“地下录像”就是那些没过审的,以及没进行马赛克处理的,包括原一男 当时给前女友拍的妊娠纪录片,都是地下录像。

在当时的日本,放映和兜售地下录像是违法行为,1972年1月10日,德岛县池田警察署以涉嫌散布淫秽图画逮捕了高松市的音像出租业者,随后又搜查了日活(当时电影界巨头企业之一)位于关西的分公司,原因就是“地下录像”的制作。

谁能想到日活竟然也会制作粉红电影呢?其实不仅仅是日活,当时日本三大电影公司,东映、日活、Bicotte全都有涉足粉红电影(大幅度裸露镜头,又有故事主线剧情的电影),因为这东西虽然在当时不能公映,但是对于旅馆以及一些场所来说是硬通货,非常的暴利。

也因为1972年这个被举报搜查事件,让这三大巨头联合在了一起,反对映伦的苛刻管制。

所以三大巨头联合起来之后,成立了另一个伦理协会——日本Video伦理协会(简称NEVA),NEVA不像映伦那样对所有的放映内容都做审核,而是侧重只针对于业界电影和业界杂志做审核,目的也是想将业界市场产物从映伦手中分化出来。

一开始NEVA还很低调,也不敢做得多过火,因为要经过伦理协会才可公开放映,但是对审核界限没有明确规定,只用了“自律”这种定义,所以NEVA确实基于“自律原则”保留着最后一片小方格(因为法律禁止),在剧情上也做了克制,当时的粉红电影只是基于武侠和出轨题材,但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公司加入到NEVA中,NEVA的也逐渐代替了映伦成为了业界电影专门的审核机构。

NEVA最聪明的一点就是一开始就让警察局成员加入到审核机制中,到了1980年,映画对于业界电影的审核已经形同虚设,所以当时还在映画的电影公司以“电影卖不出去”为由,正式将上半身的马赛克褪去,也就是到了1981年,日本官方正式解除了对于业界电影的限制,但是所有要正式发行的电影,必须通过伦理协会进行审核。

随着业界电影解除禁令,日本电影市场也就基于粉红电影延伸出了AV产业,1981年最出名的影星是爱染恭子,这个就不介绍了,爱染恭子之后就拉大了业界电影的尺度,随后新厂牌宇宙企画的成立。

宇宙企画是做胶带(封面关键点用胶带贴住)杂志的,本着手上有模特资源而进军了业界,它们不像东映、日活这种科班出身,所以更粗糙,更裸露,更大胆的粉色电影出现,早在宇宙企画之前,“地下录像”也有这类型产物,但是宇宙企画将这类产物放到了台面上,这就奠定了后面的业界市场。

随着宇宙企画这种半路出家的业界制作商出现,NEVA也就展现出了管控不足的情况,因为制作商们根本就不爱加入到NEVA里,甘愿当“地下制作商”,随着1982年,录像机开始成为人人都能买得起的产物,录像带出租就成了暴力行业,业界电影都根本不用公映了,NEVA对于各大制作商的管控力度再一步下降。

NEVA就开始联合起了官方力量,先是开放了业界电影允许上录像带出租店的限制,随后成立了下属机构道德监督委员会,主要打击盗版和防止向未成年人提供电影的想象,再然后,NEVA就利用道德监督委员会对业界制作商进行打压,对于那些未经过NEVA审核的作品,哪家出租店敢放货,直接联系警察来搜查,所以当初村西透开杂志社会被抓,并不是没理由的,他一开始就是个“地下制作商”。

无解的就是,随着NEVA对于“地下制作商”的打压,这群地下制作商最后都转行去做业界电影了,起决定作用的是在1985年,1985年日本针对成人行业有两大措施,一个是对风俗业立法,另一个就是下发一纸公文,但凡是出售或出租没有通过NEVA审核的录像带、游戏、动画、杂志等成人产物,都有可能受到法律追究~~

这一项规定才彻底奠定了Video伦理协会的地位,这并不是伦理协会和官方进行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而是官方不得不扶持伦理协会,《全裸监督》里有这么一段台词,很多人都误解了这一段台词,其实这一段台词并不是在讽刺,而是有深意的指向。

《全裸监督》对于村西透还是存在美化现象的,历史上的村西透就是没有限制的欲望本身,在进入业界之后,村西透曾多次对NEVA的限制发起挑战,也有多次越界行为,所以他两次因为未成年风波被逮捕并不冤枉,甚至可以说轻判了,这其中也有NEVA的过失。

请笔记一下,这个很重要:

业界电影的诞生是基于人性的欲望,欲望是一种无法得到满足的东西,当欲望膨胀之后,对于社会来说是危险的,这种时候底线就尤为重要,想要让欲望“适当”的释放,就必须坚守住“底线”。

 

映伦所坚守的底线是大众道德的底线,所以他们会要求对于裸露进行全方位的限制,Video伦理协会坚守的是法律的底线,也就是1981年在既定的规则中分化出相对封闭的空间有进行商量的余地,所以对于有可能超出规则的“地下制作商”,官方才会进行打补丁的工作。

很遗憾的是Video伦理协会最终没有坚守好底线,在欲望之前进行了多次让步,早期的NEVA是禁止“本番出演”的,后来业界发现“本番”更好卖,全都去做“本番”了,在“本番”的基础上,NEVA禁止“本中”,然而事实上是他们再一次对市场低头,甚至都有了本中这个制作商,最严重的就是20世纪末21世纪初,NEVA的底线退让彻底让日本官方愤怒。

21世纪初,北都集团的强势崛起破坏了业界制作商之间的平衡,北都集团在剧情上开展了很多违背道德伦理的题材,随后SOD集团紧跟其后,北都集团之前,业界电影内容并没有这么硬核,北都集团之后,业界电影的口味越来越咸,这本该由NEVA出来制止的,然而这一些题材并没有经历太过严苛的管制。

紧随其后的,是北都旗下的S1等制作商开始制作虚化技术,而Moodyz引用虚化技术时最为夸张,在2005~2007年那个阶段,Moodyz的马赛克可以说形同虚设,然而这一切都没有让NEVA做出表态,相反NEVA开始对成员制作商进行了放松。

因为2000年以后北都自己也成立了日本伦理审查协会,SOD成立了メディア倫理協会,水晶影像和桃太郎映像成立了JSPV,这节奏跟NEVA成立之初是一模一样的,更放松,审核更简化,然后是NEVA的成员KMP集团也加入比拼谁能把码做得更薄,为了不让自己成为第二个映伦,NEVA选择了同流合污。

日本警察局发现这个苗头之后,曾想指派日本国家警察局成员进入NEVA协同审核工作,结果被拒之门外。2007年8月23日,日本警察局逮捕了多名NEVA的理事长,罪名就是“太薄”的问题,说白一点就是这些人渎职了,也是经历过这一次铁血行动,业界各大制作商才重新将“薄”的定义加厚了几层,KMP的网站甚至因此自己关停掉。

其实那层码重要吗?很重要,那就是底线,是“自律原则”之外明令规定的底线,就是NEVA一次又一次的对市场的欲望退让,才让那个年代的业界内容参差不齐,让当时的业界演员的消耗节奏变得很快。

随着日本Video伦理协会大部分高管被逮捕,NEVA协会的制作商成员们也纷纷退出,成立了新的的伦理委员会日本映像伦理审查机构,NEVA从2008年6月30日正式关闭,而日本映像伦理审查机构于2008年7月1日正式成立,无缝衔接。

虽然日本映像伦理审查机构依然属于一般民营机构,但是在我看来这个机构其实有着不小的后台,它先是无缝衔接了NEVA的下属机构,而后又在很短的时间内合并了一些野生伦理协会,2010年合并了映伦的内容审核机构(CAS)对全日本限制级题材的电影和产品进行审核,随后又成立了视频道德组织对一些野生制作商进行跟进,防止这些野生制作商做什么出格的举动。

到了2016年的时候,日本映像伦理审查机构也就成了业界最不可撼动的伦理协会,包括北都集团的作品都要经过这家审核,不知道详细内容是怎么谈的,但这家协会的背景肯定是不简单的。

像那个IPPA的标识应该很眼熟吧,IPPA就隶属于日本映像伦理审查机构,主要负责的就是打击盗版,只要是盗了IPPA的版,日本映像伦理审查机构都是铁血出击,也因为这个标识让很多野生网站彻底凉凉,所以这个标识连P站都很难看到,因为IPPA这个组织对打击盗版有着一种狠辣,只要能伤敌八百,他们就敢自损一千,惹上了就很复杂(之前貌似在这组织派人去台湾查盗版结果被人敲闷棍)。

日本映像伦理审查机构的审核力度又是怎么样的呢?这个介绍起来有点复杂,对于内容题材和画面尺度,包括特写镜头和对话内容,以及业界演员的权益等,这些都属于日本映像伦理审查机构要负责的。

同时日本映像伦理审查机构下还有一些机构,比如要盯着制作商成员有没有小动作假装过审,比如核实制作商新招的演员是否真的年满十八,比如盯着媒体的报道,是否会因为报道了业界一些咨询引发社会舆论(所以很多事最后都是走了法律程序,但新闻只是一笔带过),比如演员与演员之间是否存在血缘关系,比如日本网站上有没有存在恶心趣味的现象以及监管各个成人店内的内容是否合法等,也就是但凡AV所会引发的道德认知漏洞,都由日本映像伦理审查机构来打补丁。

而日本映像伦理审查机构的工作人员,其实工作跟我是差不多 ,审查人员就是窝在自己的小隔间里看电影,并对每一部电影进行评定是否合规,并且这个还不能放水,因为到最后追查起来的时候,不找制作商只找审核人员。

这也就造成了有时候会有一些审核人员的底线过高的情况,对于一些作品一刀切,所以日本映像伦理审查机构也是观众们最讨厌的一个机构。

为什么讨厌呢?大家如果细心一点就会发现,早在NEVA负责审核的时候,各种挑战人性劣根的题材层出不穷,很多剧情向的作品也出自那个时代,而日本映像伦理审查机构负责审核之后,剧情向作品就一路打折,从2016年成为垄断级审核机构之后甚至让很多制作商都不敢再侧重搞什么创意企画了,比如以创意起家的SOD再也不敢出什么创意

再比如我在介绍北都集团时曾经说过北都在2015年凉了不少家厂牌,包括乱丸和ミニマム(详见《日本暗黑界终极大佬——WILL(北都集团)第三篇》),起因是2015年日本被联合国点名批评业界产业管控不严,此后关于一些题材的审核变得很苛刻,还有虚化技术虽然打着一个薄码的名头,但是和厚码厂牌相比其实性质是差不多的。

所以很多人会吐槽SOD的企划越做越烂,吐槽业界剧情线没什么新意,其实这些吐槽的背后是日本映像伦理审查机构的监察阻止了各大制作商放飞想象力的空间,怎么去把握那个度就很难了,有可能投钱去做一件事最终还要被警告一下。

吐槽归吐槽,日本映像伦理审查机构的存在是必要的,也是不可逾越的,这个机构坚守着业界的底线,做到一个既满足欲望的需求,又控制欲望的延伸,这一点放在业界是极为重要的,我们举个简单的例子吧:

如果业界制作商发现说霸王硬上弓的题材很有市场,绝对会有人违背良心去赚这个钱,甚至会恶性竞争而引发让人不舒适的场面,比如大塚咲之前就自曝说遇到过导演明知道她年少时曾被性侵的经历,还一直去挖她的伤口甚至要情景重现,引起她的恐慌感从而记录镜头,如果这种事不进行控制,引发的情况就是一群人的快乐建立在另一群人的痛苦之上。

所以日本映像伦理审查机构讨厌吗?某些方面说它其实注定是要被讨厌的,因为人总是会追求更多,而它限制住了“更多”的可能,可这个限制,在很多时候其实是一种保护,尽管这个保护需要配备一把锁,这个锁要锁住的,是一个关乎人性的潘多拉魔盒。

我也希望每个人在观影之前

能树立好一条底线

自律很重要,不懂自律意味着底线不坚定

最不可逾越的底线标准就是

当你看一个视频时

你看到的究竟是业界演员,还是受害者